掘金三万亿不良资产蓝海,律师如何长线布局?丨律新调研

作者 | 编辑部出品

扫码分享

图片

图片

作者丨王笑寒
出品丨律新社研究中心

昨天(2023年5月8日),上海特资律师事务所掀起了红盖头。这家律所以“楼下茶馆+楼上律所”的独特模式,打造了围绕不良资产处置服务的“特资空间”。作为中国首批以特殊资产为品牌的精品律所,上海特资律师事务所的诞生也向行业释放出一个信号:不良资产业务在法律服务市场的发展势能愈渐活跃,未来将有更为亮眼的市场表现。


近年来,受到新冠疫情及经济结构变化的影响,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信用违约现象加剧,不良资产规模正在持续增长。


据银保监会相关数据,2022年全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全年累计处置不良资产3.1万亿元;放眼2021年和202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全年处置不良资产额度分别也达到3.13万亿元和3.02万亿元。我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年处置规模已然迈入了“3万亿+”时代。


不良资产处置业务具有法律和金融深度交叉的属性。律师作为不良资产业务中不可或缺的“稳定器”,为客户提供了降低交易风险,维护客户利益等法律支持和保障。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不良资产处置相关法律服务市场的重要性和潜力日益为业界人士所关注。


为此,律新社研究中心对多位在不良资产领域颇有建树的优秀律师及不良资产赛道的新兴法律服务业机构管理者进行了调研,通过调研发现:


在庞大供应与强力监管之下,不良资产业务成为法律服务的蓝海,已是行业共识。然而,不良资产赛道迫切需要的并不是普通律师,而是精耕细作的专业项目管理人。律师想要在其中分得红利,不仅要有持续深耕的决心,更要具备综合性专业能力、深厚的经验和投行化思维。


值得一提的是,在不良资产赛道中,一些优秀的新兴法律服务业机构正在涌现,它们通过先进技术手段与创新业务模式,成为不良资产业务发展中的新势力。


万亿级“不良”蛋糕




庞大供应之下蓝海已是必然

国际复杂政治经济因素及疫情影响,不良贷款风险呈现出复杂多变和集中爆发的特征。随着风险的暴露,不良资产处置的需求日益上升。
在政策层面上,近年来,监管部门多次发声,对不良资产处置效率的关注持续升级。尤其是2022年6月银保监会印发的《关于引导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聚焦主业积极参与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62号文”)明确指出,进一步拓宽对金融资产的收购范围,优化融资来源和结构,提升金融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能力。62号文的出台,进一步明确了资产端对不良资产的界定原则、规范了资金端的参与方式、强调了处置端对主营业务的回归。
无论是从政策还是从市场信息的反馈上看,整个不良资产行业处于井喷状态,然而,经济下行导致资产包体量增多但质量下滑,不良资产处置难度上升。而相关政策在助力发展的同时,也加大了不良资产行业的监管力度,并对不良资产业务的风控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
面对强大的处置压力和监管力度,律师成为不良资产业务流程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律所纷纷开始深化与涉处置企业、资产管理公司、金融机构等单位的合作,组建专业部门及团队,为不良资产业务保驾护航。

面对不良资产




律师的“百宝箱”应物尽其用

律师让不良资产业务参与者在积极施为的同时,谨慎规避与化解风险,在尽调、评估、融资、交易、处置等各个环节发挥重要作用:

● 项目前期,律师一方面可以为不良资产交易提供法律咨询和尽职调查服务。通过对债权人、债务人、担保人等相关方进行调查和审核,降低交易风险。另一方面,律师可以提供不良资产估值服务,对不良资产的资产现状、市场价值、可持续性、风险、收益等基本情况进行全面分析。

● 项目中期,律师可以参与交易谈判与合同草拟工作,以及拟定或审核重组或重整方案,确保处置或交易方案合法有效,保障客户利益。同时,律师还将协助客户处理相关审批事项,包括向有关机构申请批准、备案等手续,为交易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此外,律师在不良资产全流程业务中担任着重要的合规管理工作。

● 项目后期,律师重点参与不良资产交易的处置执行阶段,包括诉讼、仲裁、调解、清收、追索、清算、重组等程序,为客户提供法律援助,维护客户的合法权益。这也是当前律师参与不良资产业务的重点环节。

图片

王青锋

德恒律师事务所济南办公室高级合伙人、副主任

不良资产业务虽是蓝海领域,但传统意义上的不良资产处置已入局者众,洪流之下,争夺利益的空间有限。德恒律师事务所济南办公室高级合伙人、副主任王青锋在接受律新社调研时谈到:“在不良资产处置领域,大家认为律师主要从事不良资产尽职调查、诉讼执行等传统业务,化身‘追债人’实现债权人(委托人)不良资产的收回目标,这其实是将律师的职能简易化、片面化了。”
对此,王青锋律师认为,律师在不良资产处置领域需要更深层次地介入,凭借其专业素养和法律智慧,开拓差异化的竞争路径,提供更综合的解决方案,在不良资产蓝海中抢占更多先机。
一方面,由于律师参与了前期的尽职调查,对于不良资产的信息和财产状况了如指掌,律师可以作为中介向有此类需求的投资者推介优质不良金融资产,从而提升信息对称度和市场连接力。
图片

申悦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破产与重组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另一方面,律师还可以深入挖掘不良资产的全链路机会,找寻包括债务重组、并购交易、破产重整等方式的综合解决路径。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破产与重组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申悦表示:“面对企业型债务人,我们在其不良资产处置执行过程中,如发生执行不能或资不抵债的情况,我们会将其推到破产清算或重整环节。”近年来,申悦律师也一直致力于探索不良资产处置执行与破产重整环节的衔接路径。

“相比于传统的处置执行,企业推动到破产重整之后,其操作空间和力度无疑是别开生面的。”申悦律师分享道,对于一部分有市场潜力的企业,可以通过系统研判和价值识别,运用市场化的手段对其进行重整救治,既实现了偿债,又能让这些企业涅槃重生。而对于一些财务和经营状况严重受损的企业,破产清算也可以让其资源得到高效配置,尽快清偿债务。

不缺普通律师




缺的是精耕细作的项目管理人

不良资产赛道虽具有巨大的市场空间,但律师想要在这片蓝海中挖掘到属于自己的丰厚红利,却并非易事。事实上,不良资产赛道迫切需要的并不是只关注个别环节的普通律师,而是具有全局眼光、精耕细作的专业“项目管理人”。

综合调研材料,律新社总结出不良资产领域优秀律师的几个共性的特质:


首先,不良资产领域的专业律师要勤勉深耕于行业。这似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说法,但对于不良资产业务而言却意义非凡。正如申悦律师所说,不良资产律师更像是一个“私家侦探”,对于资产、交易的调查取证以及追索都需要切实地“跑出去”,且这个过程往往艰苦而漫长。不良资产律师需要以长期主义视角,持之以恒地倾力付出。


第二,是要拥有解决综合性问题的能力。律师如果仅以执行的思路面对综合性极强的不良资产业务,难免会在这个赛道上“交学费”,必须要以全局性视角,洞察买受人、投资方的需求,找到适宜的案件处理方式。律师不仅要有资产执行能力,更需要有财产线索挖掘、资产运作、资源调动、商务谈判等综合能力,深度渗入业务的各个环节。


第三,要有精耕细作的行业深度。不良资产律师要对专业领域的法律条文依据烂熟于胸,还要对细分领域赛道有深刻的认知。律师要在房地产、汽车、融资租赁等众多细分领域中找到重点聚焦的赛道,不仅要成为专业人士,更要成为精耕细作的行业人士。


最后,要有投行思维。不良资产律师不能只禁锢在传统律师思维中,而是要有更高的站位,以“帮助投资人赚钱”的思维,考量资产的收益与风险,融合一定程度的创新性思维,对不良资产进行产品化和资本化。唯有如此,才能发挥一个专业律师的更高的附加值。


共建生态




新兴机构提供解题新思路

随着不良资产市场地位的上升与业务范围的扩张,一些新兴法律服务业机构纷纷入局,通过先进技术手段与创新业务模式,为包括律师在内的不良资产业务参与方提供高效工具,提升资源匹配效率。这些机构的服务不仅为不良资产业务发展注入了“润滑剂”,更成为不良资产完整生态的“粘合剂”,助力律师提升各环节业务效率。

图片

一方面,科技赋能的属性在不良资产领域得到加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在更多场景下得到应用,进一步改善了不良资产的估值定价、风险评估、撮合、执行等环节的效率并助力不良资产业务全流程的风控及合规管理
在不良资产赛道上,百昌科技作为一家亮眼的新兴法律服务业机构,斩获了律新社“2022新兴法律服务业领航机构”荣誉。百昌科技聚焦金融资产交易服务、国有资产租赁权网络拍卖服务、处置服务、数字科技服务四大板块。近年来,百昌科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线上交易”+“线下服务”的战略优势日趋明显,自主研发多款科技产品,已在特殊资产行业内积累了一定知名度:
● “百昌估值地图”是一款不动产智能估值工具,可1秒查询周边交易价格及19项配套信息 ,帮助资管业务人员大幅度提升不动产估值效率。
● “百昌找律师”是一款律师、律所、法院及诉讼案件智能化多维度查询工具,整合全国10000万+诉讼数据,匹配优质法律服务资源。
● “不良资产管理”软件是一款特殊资产投融管退的企业级SaaS产品,实现资产数智化全程流程管控 ,提升不良资产行业管理及经营效率。
● “赢回来”是全国首款法律服务招投标APP,提供委托端(法律服务需求方)及服务端(法律服务提供方)两种角色,独创性地采用招投标模式,助力破解异地执行、执行难等问题。

图片

另一方面,以不良资产处置为专业品牌的精品律所出现,向行业昭示出不良资产赛道的发展生机与空间。

上海特资律师事务所是以特殊机会资产投融资与处置业务为核心的专业精品律所。在主要业务特殊机会投融资与处置方面,提供包括高端商事诉讼、仲裁、不良资产尽职调查、收购、处置、重整及管理、资产包评估定价等服务,帮助客户从多个方向切入,将法律尽职调查、流程管控等贯穿整个服务过程。特资所律师团队自组建以来,以投行化的思维快速切入整个不良资产处置市场,有效整合优化不良资产处置生态链中资产端、资金端、处置端三端资源,综合运用法律手段和金融工具,为客户提供不良资产投融资及处置终极解决方案。

图片

刘波

上海特资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

上海特资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刘波介绍到,“法律规则、江湖道义、侠客精神”是特资所的文化内核。上海特资律师事务所在特殊机会资产投融资与处置领域充分发挥专业力量,坚持“帮债务人走出困境,助债权人全身而退”的使命,推动不良资产从被动价值体现到主动价值提升的核心转变。
图片
图片

● 海特资律师事务所开业仪式现场

图片
未来,在不良资产赛道上,法律服务行业将有更丰富多元的生长空间。然而,面对整体市场环境、资产结构、风险偏好等诸多变化,律师群体需要跳出传统处置执行的单一思维,立足细分领域,以更综合的素养、更全域的眼光,深度渗入不良资产业务全流程

此外,在不良资产赛道上的法律服务业各方应积极拥抱新兴技术与业态,打破思维定势,开拓多手段、多渠道业务模式,运用科技力量助力服务效率与质量的提升,在百舸争流的市场中破旧立新,共享时代所赋予的这亿万级资产盛宴。

END



图片

图片

图片


长按识别二维码
律新社观察 More
相关律师
相关机构
留言
发送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

联系方式

156 1870 5573

电子邮件

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