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法律+行业产品”最具先机!《新兴法律服务业发展报告(2022)》发布丨律新调研

作者 | 编辑部出品

扫码分享

图片


AIGC浪潮之下,从文本、图像,到视频、音乐,AIGC技术的无限提升,极大扩展了各个产业的想象空间。


作为法律服务业知名第三方信息服务机构,自2016年至2021年,律新社已联合多方成功举办六届新兴法律服务业高峰论坛,发布了《新兴法律服务业发展报告》《新兴法律服务业精品指南》等,为法律科技专家、法律服务创新者、律所数字化推动者、企业法务风控管理者等搭建了交流碰撞思想、促进创新与合作的平台。

2023年4月15日,在“数法融生 智领未来——第七届新兴法律服务业高峰论坛”上,隆重发布了《新兴法律服务业发展报告(2022)》(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由华东政法大学公共法律服务研究院指导、律新社研究中心调研出品。华东政法大学“经天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司法部与华东政法大学部校共建“公共法律服务协同创新与数字治理研究基地”特聘研究员、公共法律服务研究院院长杨凯发布《报告》,并对《报告》做了进一步解读。


本次调研研究了中国境内开展业务的140余家新兴法律服务业机构的业务及产品特色,访谈了近百家机构的管理者或技术专家,内容覆盖了新兴法律服务业的市场现状、需求类型、典型产品和发展趋势等方面。

图片

图片
▲ 华东政法大学“经天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司法部与华东政法大学部校共建“公共法律服务协同创新与数字治理研究基地”特聘研究员、公共法律服务研究院院长杨凯发布《报告》

01

新兴法律服务业之“新”

中国法律服务业进入市场化、产业化的发展时间不过30年,而以新技术、新模式、新理念为特征的新兴法律服务业,是近十年才逐渐发展起来的、作为传统法律服务业配套支持力量的新兴产业,也将是未来推动法律服务产业全方位进化的重要驱动力。
律新社研究中心对新兴法律服务业的机构进行广泛调研,基于行业调研与公开资料等内容,将新兴法律服务业总体框架分为法律科技、合规科技、法律生态服务、替代性法律服务(ALSP)和律所管理与服务的数字化创新等。
新兴法律服务业的特征在于,与法律服务相关,且在技术或模式上具有创新性。2022年,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进化与突破,为新兴法律服务业及产品带来了下一次大幅提效的可能。
ELTS为Emerging Legal Tech and Services的缩写,意为“新兴法律服务业”。《报告》从行业外部与行业内部两个层面理解影响该行业发展的因素:行业外部即宏观因素或系统性因素;行业内部包括市场成熟度、市场远景、竞争格局和技术成熟度等因素。
尽管2022年新兴法律服务业融资情况不如以往繁荣,但以早期轮和天使轮为主的一些成功融资仍值得关注,这彰显了即便在经济困难时期,资本的长远战略眼光仍然得以保全,这亦是一种积极信号。因而,《报告》对于2023年的展望持谨慎正面的期待。
图片

02

法律科技的发展和应用

法律科技是提升法律人工作效率的工具,可以进一步分为数据服务、合同科技和文本工具、司法新基建、电子数据的存证与取证等子类。

数据服务与信息产品

数据服务类法律科技工具是利用大数据技术和软件工程技术,输出可视化信息,帮助法律工作者在某些特定事务中更好地理解数据、判断形势、管理工作流程,在诉前调查、非诉尽调、e-discovery(电子取证与开示)、数据监测、历史数据分析、案件策略支持等方面具有广泛用途。


律新社研究中心通过调研发现,目前法律信息、法律检索、数据监测的市场成熟度较高;而数据分析、决策支持和诉讼支持的价值产出受制于较低的数字化技术水平而仍处于初级阶段。


合同科技/文本工具

合同科技和文本工具虽属不同产品,但存在较多共同点和相似处:二者都聚焦对文本的处理或分析,在最终产品形态上具有相互迁移转化的便利;二者用户相同或相近,覆盖了企业法务和律师群体,且需求高频。但除文本处理之外,对合同的流程管理也是合同科技的发展源点与重要聚焦点。并且,合同作为企业的交易载体,与企业的风险防范密切相关,电子签名和电子合同互为底层技术和基本应用,涵盖了电子签名、电子签章这类所有的涉及“签署确认”的动作,数字化时代下的电子合同,是现代企业交易的基础保障设施之一。因此,合同科技也常作为企业合规管理的重要手段。


律新社调研发现,当前多数主流合同科技企业均在积极探索内容挖掘与分析能力,依靠NLP、OCR等技术,帮助客户企业从实现从对合同对象的管理,转变为对合同内容的管理,让合同管理更好地为业务赋能。

图片


司法新基建

司法新基建是指在法治中国建设背景下,法院、检察院、公证处、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等政法系统单位的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建设。其具体产品形态包括行政管理系统、案件管理系统、卷宗和文书处理、证据分析、区块链存证、立案信息化平台、公共法律服务智能化软硬件、线上纠纷化解平台等,具体实现场景体现在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多元化纠纷解决、智慧公证、智慧公共法律服务等。


2022年,法律科技在司法新基建领域的发展主要有以下四点变化:(1)在政策的强指引下,进一步加强政法系统单位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建设的实施范围与力度;(2)注重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核心技术的运用,构建政法系统“数字底座”;(3)注重政法跨部门办公、办案、决策、治理、管理和服务的场景应用,打破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行政协同堵点;(4)公共法律服务方面简化优化服务流程,注重公共法律服务智能终端的覆盖度,提升服务体验。


电子数据的存证与取证


我国的电子数据存证与取证行业是区块链技术在司法领域的典型应用。目前,电子数据存证与取证市场饱和度相对较低,市场发展正处于蓬勃上升的关键阶段,人们对电子数据存证与取证的需求日益增长。随着现代科技手段的不断进步,侵权、舞弊等行为的手法也越来越多样、隐蔽。因此,客群对电子存取证管理平台的安全性及清洁性、资质可靠性、司法保障性、服务场景多样性等方面都有了更高的要求。未来,电子数据存证与取证市场规模的增长主要由三大因素驱动:司法刑侦行业需求、区县下沉市场需求、企业端的新增量。

图片


03

合规科技发展及服务

企业合规的本质是商业趋利性与法律边界的调和。合规科技(RegTech)是通过运用信息化或数字化技术来满足GRC(Governance, Risk, Compliance)的要求,从数据合规、监管合规、业务合规等领域构建数字化合规管理体系,从而减缓经营风险,尤其是法律风险的产品及服务。
律新社研究中心通过调研发现,一些优秀的合规科技服务机构纷纷迭代升级,其优化主要体现在业务模式技术特征两个方面。业务模式上,一是从聚焦服务合规与法务部门转变为拉通合规、法务、市场、技术、人事、招采等各部门,将合规要求嵌入企业经营的各个环节;二是更加强调“数据、平台、人”的耦合,在发展技术的同时,强调人的专业能力在合规机制上的赋能。技术特征上,从起初由“线下”搬到“线上”的合规信息化转变为融入更多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的数字化、智能化,在风险信息的识别、抽取、动态监控和判断上不断升级。


《报告》结合数家国内领先的创新型数字化企业合规与法律风控服务商的调研结果,对数据合规和隐私保护、智能风控/监管合规/ESG等板块的现状进行了解读。


04

法律生态服务及产品


法律生态服务在《报告》中是指对法律机构和法律人提供的软服务。软服务有别于法律科技产品等用于为法律人工作提效的硬工具,而更多是指为法律人和法律机构提供的知识、培训、文化、运营、传媒、品牌建设、协作等服务。


培训/咨询/协作


培训/咨询/协作机构多聚焦于提升法律人的业务知识、管理水平及人际资源。在多方需求的推动下,近年来,法律培训与协作服务机构一方面持续深化整合培训人才资源,沉淀行业经验,致力于提升培训内容质量、拓宽培训渠道、优化培训流程;另一方面不断增强人才间的交流,增加理论与思维的碰撞机会,促进人才之间或企业之间的协作共赢。


媒体/评价/品牌服务

当前,中国法律服务行业的媒体/评价/品牌服务机构的业务多聚焦于三大板块:一是对律所、律师的评价与评级;二是对法律服务行业的研究;三是帮助律师和律所进行品牌建设与运营。律新社研究中心通过行业观察发现,2022年,法律行业媒体/评价/品牌服务机构的发展与革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评价维度更多元;媒体视角更专业、更新颖;品牌服务更完善。

法律服务集聚区

法律服务集聚区是指以法律服务为主导产业,集聚律师事务所、公证处、司法鉴定机构、仲裁机构等法律服务机构,为集聚区内外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专业化、多元化法律服务的区域。法务集聚区为入驻机构提供高品质的场地和设施,如办公空间、会议室、培训中心等,以满足法律机构的日常运营需求。入驻法律服务集聚区的机构还有机会享受租金、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目前,国内已有南京市河西·建邺法律服务产业园、虹桥国际中央法务区、海丝中央法务区等多处法务集聚区。

图片


05

替代性法律服务(ALSP)

替代性法律服务的供应主体一般是企业而非律所,其业务特征是广泛运用技术以提供产品化的法律服务。近年来,企业和个人对ALSP的接受度逐渐增加,传统的由律师事务所主导的法律服务市场正在展现多元化竞争,但这更多是基于服务需求者的视角。实际上,ALSP的服务最终很大程度上仍是由律师提供,因而ALSP在带来竞争的同时也为律师带来了业务拓展的机会。ALSP机构致力于“大数据+SaaS系统+人”的全栈服务体系,并与应用场景深度结合。


《报告》将ALSP分为三个大类:垂类ALSP,ALSPtoB以及泛法律服务平台,并对其分别进行了分析与阐述。


垂直领域ALSP


垂直领域ALSP是指提供专注于某一类业务开展模式或者某一类专业或专项领域的法律服务的ALSP,是法律服务专业化、细分化趋势的体现。典型的垂直业务有电子固证取证、诉讼融资(TPF)、债务催收、知识产权管理、线上取证、遗嘱和遗产处置、离婚业务、不良资产业务等。


ALSPtoB

传统模式中,企业的法律类事务主要由三类群体处理:法务部、内部律师/内部法律顾问、外部法律顾问。而国内超过4800万家的中小微企业中多数未设立法务部,或者法务能力和资源配置薄弱。为助力企业实现降本增效,向企业提供常法服务的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ALSPtoB)应运而生。ALSPtoB善于将技术应用于法律服务,能够创新性地以互联网为杠杆撬动广大律师供应端,从而提供便捷且更具成本优势的服务。

媒合型泛法律服务平台


当前,媒合型法律服务平台市场的C/B端和L端客户体量仍保持上升趋势,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平台需持续提升在算法技术、律师资源、服务体验等方面的优势,以实现更强大的市场竞争力。

图片


06

律所数字化工具及数智化之路

律所的数字化转型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和能力来满足新兴法律服务需求、驱动律师事务所服务模式创新和优化律所管理机制的途径和方法,以便更好地服务好律师、服务好律所管理者、服务好客户,实现律师事务所业务的转型、创新和增长。律所数字化转型的目标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驱动律所管理、运营模式重构与核心竞争力重塑,最终实现律所市场效率的提升与客户价值的最大化。
律所数字化的内涵不仅包括工具、系统的应用,更涵盖了整个律所业务流程、管理思想、管理机制、分配机制和决策路径等逻辑的转变,是基于数字化工具应用及律所组织变革形态下的律所数字化转型。
当前,尽管国内律所的数字化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但仍吸引了诸多专业的法律科技公司投身系统研发,一批优秀的法律科技企业为律所研发的数字化工具已得到了较为广泛的应用。
近两年,律所数字化产品的创新与发展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建立全场景的律所数字化办公系统,实现律所财务、人事、市场、IT、业务等多场景打通;二是在管理流程上,进一步优化绩效、财务、案件管理系统,提升分析的准确性与全面性,帮助管理者提升管理与决策效率;三是在协助办案上,为律师提供数据全面、分析精准、流程有序的办案辅助工具;四是在获客推广上,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帮助律师实现精准获客,并持续辅助客户管理与维护。


随着需求的逐渐爆发,不只是法律科技公司,越来越多的律所也开始入局,独立开启数字化转型之路。


07

新兴法律服务业发展趋势及展望


随着新兴法律服务业的技术和服务不断完善,融合正在成为新趋势,一些深耕行业的产品进入运营新周期,创新更具落地性。展望未来,新机会仍然存在。尤其是各地中央法务区进入建设期,资源整合优势显现,新兴法律服务业进入一轮全新的发展阶段。

图片


技术引领角度来看,在ChatGPT推出的短短几个月里,国内外就已经有一些律所开始用ChatGPT起草法律文件、辅助业务开展;还有几家法律科技公司宣称推出了“法律ChatGPT”;也有一些律所开始与这些技术服务商合作,试图使用GPT技术提高生产力,甚至直接服务客户。一系列的科技伦理问题也随之而来。为推动科技向善、造福人类,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完善科技伦理与法律规制体系迫在眉睫。
推动力量角度来看,随着新兴领域法律服务需求和市场的快速增长,法律科技参与群体也更加多元,法律科技公司、互联网大厂、“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及越来越多的律师事务所纷纷研发法律科技产品。此外,2022年还有三个新的趋势开始出现:越来越多通用产品/技术服务商切入法律服务场景;越来越多律师事务所研发/使用法律科技产品;ALSP跨界律师行业还在继续。与此同时,智慧司法也在持续推进,配套法律服务获政策东风,社会各界都在加强对新兴法律服务业的支持力度。
资本市场角度来看,《报告》认为2023年法律投资将迎来更多机会。从资产端来看,新的时代红利在于硬科技和大产业,投资机构正在向科技创新型的产业深处走去,对新兴法律服务业而言,机会将更多在于那些能够深度融入人工智能、数字化等技术的子行业。而作为一个与法治建设相关的产业,新兴法律服务业具有一定的公共和基础设施属性,因而有望获得那些以财政资金为主的投资方的青睐。
回到技术角度,《报告》认为,人类社会组织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发展进程在很大程度上由科技发展进程决定。迄今为止,人类的科学发现方式至少经历了四个范式:第一范式是经验范式,第二范式是理论范式,第三范式是计算机模拟范式,第四范式是大数据计算范式,而让机器智能进行科学探索和知识创造的范式被认为是即将到来的第五范式。ChatGPT的成功,以及其背后大语言模型的进步,预示着AGI(通用人工智能)的实现不再遥远。而AGI所催生的奇点(Singularity)和智能爆炸(Intelligence Exposion),正是第五范式下新知识新发现呈指数级爆发的结果,其对包括法学、立法、司法、法律实践等领域来说,也将意味着以计算法学(Computational Law)为内涵的全新面貌。
这也正是技术发展需要完成的符合社会进步的使命。
当我们对人工智能推动计算法学发展感到乐观时,兑现这份乐观预期所需的时间跨度仍然漫长。AGI(通用人工智能)面向一种全新的社会形态,那是某种人们不依赖工作也能普遍拥有某类收益权利的制度范式,某种在字面意义上更贴近共同富裕的社会。一切都还在进化中,我们关注的时候正刚好。
图片
以上为《新兴法律服务业发展报告(2022)》精彩内容节选。如需阅读完整版《新兴法律服务业发展报告(2022)》,请扫描下列二维码获取。
图片

END



长按识别二维码
相关律师
相关机构
留言
发送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

联系方式

156 1870 5573

电子邮件

二维码分享